Menu:


点击最多

  • 葡萄牙的一项研究则显示
  • 有效宣传推介了十三师
  • 过去的五年
  • 以及记忆力的减退
  • 土壤固结力差
  • 记者对以刁某为首的骗子团伙
  • 根据公司规定
  • 4级地震酿灾情 停车塔汽车掉
  • 首先摆在眼前的
  • 二手豪宅的成交量也一直是相
  • 这也成为中国各地通过优惠政
  • 此前
  • 推荐阅读

  • 此前
  • 对于赔偿问题
  • 但由于今年冰情严重
  • 他说:如何让企业更好更快地
  • 台湾社会尤其是青年世代发出
  • 张庆军表示
  • 属于使用国家级、最高级、最
  • 强调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 人人车、二手瓜子车、优信等
  • 环评报告中
  • 济南市将对全市出租车计价器
  • 请读者仅作参考
  • 张庆军表示

    2021-05-02 03:06

    【科技创新】在资本市场形成“合肥指数”

    【开放平台】争取建立“合肥自贸区”

    扎实推进社会事业改革,更好地满足广大人民群众需求继续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着力建设文化强市建立健全促进创业就业的体制机制,加快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创新社会治理体制,促进治理能力现代化

    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支持非公经济发展,完善基本经济制度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完善地方金融市场体系,形成多元化、多层次、高效率的金融服务创建城乡土地节约集约高效利用新机制,适时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完善财政支撑发展的体制机制深化开放型经济体制改革,增创对外开放新优势

    【国企改革】水、电、气、热、公交要更具服务性

    ◆改革路线图

    坚持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按照“控、调、改”的要求,推进政府机构改革扩大政府购买服务范围,促进公共服务多元化供给

    ○城镇化体制改革:

    吴存荣提醒,国企改革不能简单化,否则工业的种子也就被破了。 “每个企业都是一颗种子,要以存量吸引增量,合钢和马钢、荣事达和美的都是产业升级的成功案例。对难以做大的,要拿出来选个‘好婆家’,嫁接新兴产业。 ”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深化改革成为下一步的“必做题”。合肥会端出什么样的改革方案?老百姓又将受益多少?昨天,2013年度合肥市委中心组理论学习会的最后一课,“深化改革合肥路线图”初现端倪。市民将享受越来越好的水电气及公交服务,雾霾重、看病难等问题也将有改革性的对策。省委常委、合肥市委书记吴存荣透露,深化改革初稿已形成,本周有望发放到各县市区征求意见。合肥市长张庆军透露了一系列改革“好声音”,表示合肥将努力在全国创造更多先行先试版的“合肥模式”。

    建立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规划使用管理新体制建立健全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改革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机制不断完善生态工程项目推进机制

    深化城乡建设管理体制改革,提升城市建设管理水平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促进农民市民化深化农业经营体系改革,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

    “根据实际加强对公益性、竞争类企业分类指导。”对公益型国企,如水、电、气、热、公交,提升服务水平是关键;竞争型国企则鼓励产权多元化,引进战略投资者。

    新桥机场首次迎来的大飞机,运输的就是900多头种猪。未来,动植物检验检疫等特色专业口岸也将成为合肥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

    创新基层党建工作加强反腐败体制机制创新和制度保障

    “市场倒逼压力很大,不创新就没活路。 ”吴存荣透露,暂停了一年多的ipo即将重启,“第一批全国50多家,合肥就有3家,我们鼓励大家去申报。”全市的目标是到2015年拥有45家上市公司,“在资本市场形成合肥的高科技板块,甚至形成‘合肥指数’。 ”

    2毫克生物药品,能卖出6000元天价?这就是生物制药的回报。“全国现在只有上海发展得比较好,合肥要发展这样的新兴产业,但企业和政府都要有耐心,急不得。 ”吴存荣给大家“打预防针”,“生物医药有时一条生产线的申报都要等上三年,但三五年后带来的回报和城市竞争力的提升往往意想不到。 ”(刘媛媛、张沛)

    ○党的建设制度改革:

    未来合肥还将通过特色口岸建设,汇聚对外开放的资源。合肥市长张庆军透露,备受关注的合肥综合保税区近期有可能获批。合肥还计划搭建更高层次的对外开放平台,“不排除建立自贸区”。

    ○生态文明体制改革:

    ○经济体制改革:

    张庆军表示,建立合肥自贸区不可能一步到位,不过明年还是有几项工作可以先“动起来”。 “明年合肥将努力开通到欧洲的铁路定期班线。目前,武汉、重庆、郑州等多地都已经开通到欧洲的铁路定期班线,合肥目前正在谈,初期可能跟郑州等中部城市捆绑,货源充足了再单独开设。 ”

    ○社会体制改革: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

    以经济体制改革牵引全面改革,以转变政府职能推动改革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