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点击最多

  • 葡萄牙的一项研究则显示
  • 有效宣传推介了十三师
  • 过去的五年
  • 以及记忆力的减退
  • 土壤固结力差
  • 记者对以刁某为首的骗子团伙
  • 推荐阅读

  • 记者对以刁某为首的骗子团伙
  • 土壤固结力差
  • 过去的五年
  • 葡萄牙的一项研究则显示
  • 以及记忆力的减退
  • 有效宣传推介了十三师
  • 记者对以刁某为首的骗子团伙进行暗访跟踪

    2020-11-20 02:04

    兜售卖票的男子驾轻就熟,看到有地铁工作人员出现就避开,但很快又回到楼梯口附近。甚至发现有保安人员下班了留下空椅子,还会大胆坐过去,有模有样,热情地为过往乘客提供问路咨询,当然少不了高价兜售他们的“通票”。

    “地铁末班车都赶不了,排队来不及了,通票10元一张。”在广州火车站的各个地铁站出入口,每当早晚固定时段,总会有身穿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准时“站岗”,他们会提醒乘客地铁线路运营时间,最后还会贴心地提供任意搭乘的地铁全程通票,为乘客省去排队购票的麻烦。你可能以为这是地铁公司的便民服务,其实你遇上的是一伙骗子,高价的“通票”其实是2元的单程票,多数出站时还得补票。

    为什么不在乘客高峰期进行兜售行骗?“早上8点后,人流是比较多,但工作人员也多啊。会被真的工作人员赶跑的。”该知情人士介绍,他们长期在火车站卖票骗人,警察和保安人员对他们的行为也知道的,但因为不是大的诈骗,取证很难,多数情况下把他们赶走就算了。

    长期在火车站和省汽站附近拉客的的士司机陈先生透露,这伙男子之前在汽车站那边捣鼓过长途汽车票。不知什么时候转行卖起了地铁票,黄牛起码不骗人,这种2块钱卖人家十多元就有点不地道了。”

    “都是老油条了,盘踞在这里至少两三年了。”一名在火车站广场卖快餐的小商贩老汪(化名)告诉记者,自己平时靠近a出口处摆摊,几乎每天可以看到那几个人在那里晃来晃去,“每天出现的时间比较固定,他们也怕警察和保安,被赶时就离开一会,但很快又回来了。最多的时候,他们差不多有十来个人左右。”

    一张“通票”少则卖10元,多则可卖到20元,虽然一天只干四个小时,一早一晚也能卖出数十张。“每天转一圈就能几百上千元收入。”上述知情人介绍,其中一名骗子在今年五一节日当天,一个早上就挣了1700多元,“赚钱太容易,这是一群好吃懒做的人,所以不是每天都会出去卖票骗人”。

    该团伙为何能盘踞火车站地铁站数年之久,为何还有大量乘客上当受骗?火车站、瑶台朝阳街住处,连日来,记者对以刁某为首的骗子团伙进行暗访跟踪,揭露其高价兜售地铁票的方式规律。

    记者从另一名知情人士了解到,刁某年轻时就游手好闲,婚后也没改变,从“小刁”混成“老刁”,子女已相继成家立业,他还变本加厉,“搞得妻离子散,前几年跟老婆离婚,现在孩子也不理他了。丢不起这人”。

    肖小姐拉着行李箱,站在火车站地铁a出入口查看地铁的运营时间告示,一名身穿蓝色衬衣的中年男子立即走上前去询问,向她讲解线路换乘方式。肖小姐匆忙之中向该男子购买了一张10元“通票”,但到了赤岗地铁站时,却发现怎么也出不了站。工作人员提醒,这是2元单程票,还得补3元。

    在知情人士的指认下,记者了解到“老刁”是一名蓄有八字胡须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之前暗访中曾多次碰见过他,走路时有点拐。不过,在地铁站内,走路一瘸一拐的“老刁”,回到瑶台大街上,走路就慢慢正常了。

    一个星期前,来自湖北的肖小姐刚下火车赶到地铁口时,已是晚上10时20分许。因为当天有台风的缘故,火车晚点了。朋友住在海珠区赤岗,来之前已叮嘱她可以搭乘地铁到赤岗。

    本报接到多起类似乘客在广州火车站附近购买了所谓“通票”、“日票”,但补票才能出站的事例。十多天内,广州日报记者对这伙兜售地铁票男子进行多次跟踪和暗访。类似肖小姐这样的外地乘客对购票流程不熟悉,或是因临时排队麻烦,成了这伙“黄牛”骗子兜售高价票的机会。

    记者有多次在上下班高峰期(早上8时许,晚上6时许),前往火车站地铁口暗访,却发现一个兜售地铁票男子都没出现。经知情人士提醒,记者终于摸清这伙人的行动规律。其实,他们并没有选择在上下班高峰期人流最旺的时段售票,而是在早上6时至8时,以及晚上10时至12时左右,在上述几个人流量较大的地铁出入口“站岗”。

    在紧随而来的记者提醒下,肖小姐才得知自己上当了。“出站时工作人员让我补票,就感觉有些奇怪。”肖小姐介绍,那个身穿蓝色制服的男子说他是工作人员,是湖南人,还跟她说是半个老乡,“我过来找朋友玩,之前也来过很多次广州。看那人穿着制服,还有工牌,还以为是个好心的工作人员呢!”

    晚上12时许,记者跟随该兜售卖票的男子乘坐地铁2号线离去,发现该群男子都在三元里地铁站下车。他们就居住在离火车站只有一站之距的瑶台村内。这伙人起居规律比较一致,早上从火车站“上班”回来,会睡一个回笼觉,下午相聚吃饭喝酒。而个别不出去卖票的晚上,这伙人会相约在村内一家棋牌室内打通宵麻将。

    记者多番采访了解,该团伙人员多来自四川、湖南和河南。其中,来自四川武胜的外号“老刁”的刁某资格最老,据称是该团伙的“带头大哥”。另一名比较老的成员是来自河南,外号“开封”的中年男子。

    该知情人士透露,老刁并不是真残疾,残疾证是花钱买的,每天装在身上,“有一次警察要抓他,他就装病装可怜,结果就把他放了。应该把他们抓起来,不能再这样骗人了。”(文、图/记者黄宽伟)

    记者连日暗访发现,广州火车站地铁的d1、d2和a出入口,是兜售“通票”最密集的地方。这群男子多数穿戴整齐,统一的蓝色衬衣,下身是黑裤配黑皮鞋,别说是外地乘客,就是不经常在此处出入的本地市民,也可能误以为他们是地铁站的工作人员。